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http://blog.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

热度 28已有 11635 次阅读2014-12-6 13:33 |个人分类:鸡零鸭碎|系统分类:文学| 朋友 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1-1

               新笔还不错。印泥罐比想的好。通体透蓝的是沉静的深邃。


                                                                                      (一)

一连二日,秋霁莽菲,那一夜夜的涕零绵长得很;绵长里仿佛掖着一卷集拢的语笺,随风就雨,纤细润软;是默然蹑来的照盼,是如那一吻接着一吻、烙在额首的亲切,新在童年?

父亲就是这样入梦的,清晨起来,迷一样的虚淡;没有影,没有息的缠带;是复了他就此一往的再无羁袢,也或是为了解开一个系结,还我一片思静,纤行我满船的依恋。。。。。。

上回进笔的时候,妹子寄来四支旧笔,两支竹竿的,两支景泰蓝的。都是父亲的旧物。今早拿来想要续继的,结果发现一支是毛发不整的,大涂劲挥所致?另一杆笔头平扁,很难墨台上舔出锋尖的。依我所知,一定是家父用它来写魏碑的。魏碑是他的最爱,其次是隶书,可惜没留下墨迹,曾经答应我行草一篇《赤壁赋》的,拖至中风后期抖的手抓不了笔,成为遗憾。我为啥发怪要想写字了?这里面有个情由:我不想再有同式的遗憾。一些诗章我是刻意要去书写的。书法路道,不能强索,落意有诚,道法心由的话,估计差不到那里去。要花时间和精力是一定的了。这,并不会让我担忧。

蛮可以优柔着丝线文字的,忆的经纬不情愿,于是只好放足般地去私与,还自己一份率性的随然,一路我故。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1-2  

                                 父亲的笔,不得放弃的。毛头不好是可被替换的。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1-3




                                                      (二)

那老兄端坐天津,想要隔岸通话的,晚饭后闲来无事,一个电话甩过洋,直楞了就问:告诉我,你年轻时是否很能干仗?他倒敏捷,似乎摸透了我心思:还可以吧,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就那样。没书读的时年里,不想被人欺负了而已。之外就是练习书法找乐子了。哎,丝毫没有见怪的意思。回头也是问我:你为何这般问:我说:你这二三十年里不断在收拢自己,书法阵容里重新回集的量很厚很大,但是你依然从了自己豪爽的天性,没有去生割。他说:正是。我还好奇了去验证自己的感觉:你少时就开始练了?习过黄庭坚对吗?电话的那头开始话头被点燃:就是正是。你的眼睛蛮毒的。我知道这是一种我熟悉的、男人通了心后的爽朗和直意。聊开了方知道,他去过韩天衡家做客。那一回是去上海领取书法一等奖,因为和主办的鸟人话不投机,奖没领,证书没拿,大爷似地拂袖走人。我说据我所知,韩天衡的本事不在书法和绘画,而在金石和品鉴古画。他居然赞同。接着他又转过了话题,直接表杨我拿王铎和纳兰书法齐出了的做法是个懂事的行为。这让我有点兴奋。

实在地说,书法我也只是喜欢,门道却不清,也不是什么通事的行家。不过我看东西爱借仔细二字,或许给我撞了个着。王铎和纳兰都是被毁了祖坟的苦主。这和二位的书法似是无关,更像是情势格局做的孽。但是老兄的一席话让我敬重有加。他说,现今的中国,尤其是现今中国里现今的文化人,不好说了,所以书法是讲也不清,说也胸闷,因为势利、因为浮夸、因为虚荣、因为贱己。一个必须的环境被严重污染,因而不得出样。

也是,回到王铎纳兰的书法里,我没多说是因为我感觉到了却无法认证。他们,正如此位老兄所说的那样,活在了一个私情的纠结中,乱在情势,漂于格局,内地守不住自己,书法字体局势就不能大成出样。我就想到自己的一说:满脊背地流汗高喊,向着全体社会的挥拳疾呼民主自由和平与进步的人里面,好多的都是虚妄,因为他们的言行里看不见懂事后的彻悟:你学不会给自己充分纯正的自由民主和平,并矢志以勉,奋工勤力的话,如何脱了虚妄的纱披,做得有模有样?自身基建没搞好,四下里还要穷嚷的,无非是强索和强要,实与乞讨横征无异矣。也是一种背气的寒惭。犹怪天下乎?!

他说要我大写的。我却不知所以。是清心寡欲还是无所谓事?建议我倒是有的,好比那唱歌,尽唱着他人的流行能出花样吗?不能的。当然,自由的世界里,人不同,花样不同。想要孤自独立,情志可嘉,想要出格自我,弄出一番更大的景观来,合作是必须的。这就是现代讯息科技社会赋予全体所有人的基础和前设。于是约定,他年花开时节,我俩放手一为。这就好,好过没有心气和魄力。

犹记得自家勉励:两好合一好,出我成三人。能叠加出一加一等于三,那么那个他、我之外的新成,便是那个三。二者的质量决定了那个三的生成,而那样的生成将会是我们完成各自的新建和增扩。尚能如此,善莫大焉!


                                                           (三)

微信为何物?从无纪律还爱滋乱。七大姑八大姨,旧相识新朋友的大锅小炒?最近特烦科技的文明,尤其烦它不胜秩序的速度。儿子的电脑不够强大,打仗就要输于“慢半拍”,不想让他慢,不想教他输,于是全体都换。科技市场里,产品多多地,不怕你没心向,就怕你不舍得,钱出去了就是条直线,七零八挂地还有其它。如鼠标,一个好的就要近百美元,折价买来不到三月,又说还有新的可以买来进化功能和速度,说不给吧,他花他的钱,生日里捞进不少,我无权禁用。于是直的单线变复线,拖走的都是钱。

在美国,75%以上的家长,无论是老墨老中还是黑白人,都不向孩子敞开游戏大门的。我没那么多这方面的讲究,道理是我讲的,分寸是他们拿的,我还不信大前提拿住的情况下,会出什么错。微信就不同了,我们一概不用的。烦人。权杖好奇装了,章法是除了自家人一概不接,装来何用呢?即使这样,早晚还要叫不停,直想将之丢飞了去。

我这般独意其实也是无用的,另位老兄估计也是用微信,随将短讯发过来强迫我的,说是正坐在北京餐馆里,温酒浸话梅,萝卜煮牛腩。孜然炒肚丝,鲜葱爆羊肉。趁着铃声将我闹醒。翻了身,重新自拥了梦。第二天起来一看,那东东是凌晨2:08分发来的,十个小时后又来,说是下回悦华君一准要整我到东倒西歪。有仇啊?回首艾艾答复说:别,你等把我送进厨房干炸了得了。说完肚皮紧抽,口水直咽。其实更想说的是,除非你用排球把我拍倒、踢毽子把我踢飞、羽毛球打我输掉、或者竹制绷架上你绣多几多和我一样漂亮的花儿锦灿来,否则我死活楞要不倒的。类似胡说了,都是微信捣的乱。打倒微信!

众亲家告诉我谁发明的We Chat?

那个风行也是闹心,偶尔会去看看电影的,鬼影似地中右下角跑出来一妞,叫艾琳,说是有礼物还是咋地;更有甚者,上来一个“亲”,叫得人头皮发麻不知所以,还会变身了告诉你,就在不远的五百米内。搞得人心惊肉跳情非所以。也去碰了交朋友?见着个外八字罗圈腿,没有累死也会气疯的,心脏发病都是小事了。


呆在也或窜入沪上久了的人,都知道朋友朋友,一碰就有这句俗语的。也有的会说:朋友朋友,不碰没有。碰不等于撞,合理碰撞是种际遇,而非胡扯乱拉。远处的记忆里,还捞得出另外一联,话曰:有情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识人。想想也是没有错的可能,除非心歪人斜。

最末里,我还得说,我还算是幸运的,没被人放倒还塞给我好多好友。都是倍儿棒的人,唯一无措的是,不知如何感激之。亲,你能是否告诉我?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1-4

       它们对得起我,我就对得起它们。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1-5
                                                              滴水洗笔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1-6










鸡蛋
18

鲜花
5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0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5-8-4 13:16
张泗洋: 友此文感念甚多。唯对父的笔有此多情,不免给人睹物思人的轻叹,对于微信的纠结不是件明智之举,但也无妨、己性之好。微信有它的独到和进步,就如网络单气设备。 ...
哇,非常平心静气的讲述,难得,珍贵!可惜不能坐下来,与君洗耳共尔听!
今天事多,只好简说,好过没有。
关于艺术,早年通读过不少系列,时代久了,忘了不少。韩天衡曾是圈内朋友,见过几回,是我哥们的至交所以知道些就里。另外一位如今不知如何了,叫曹齐,80年代的上海滩,也是个人物,还有一位严姓的(不说具体了),据说最后来了美国,孙青的儿子当年和”艾疯子“包括刘索拉都在美国呆过,现在都杀回去了。更有些此方面的国内朋友都开始罢笔封笔了,而且不能说,因为一说大家就伤心,80年代热火朝天的景象,逐渐远去了。。。。。依稀成永久的回味了。
王铎的硬伤的确在人格上。才华上如秦侩严嵩,都是没有问题的。赵孟頫是我欧体之外第二位非常欣赏的人。这个书法啊,和一些其他艺术一样的,不同阶段里同样的人,会做不同角度的切入。所以我同意你的说法。
我个人不会画画,不过出于热爱,梵高的东西当年我专门研究过。我对他观察的角度在他对光的解剖解析上。他的解析无疑是情感的,但是也是理性的,就因为他的逻辑演绎非常整齐,这在当今是很难看见了。光和物的关系我写过博文,有关光对意识及理解成型的关系,我也写过。算是自己的一点理解吧。推演之,我说过,如果将一个人长久地关在黑屋子里,他对光的理解会变成咋样?从黑屋子里放出来后,他对黑色的理解是否会仅仅出于一个短暂性习惯的惯性,连成延续?这里,独立和慎思是极其重要的个体因素,会决定一个人深层意识里,知识的应用水准和智慧功能。
吴冠中和潘良玉孰高孰低也许是个近似于伪命题的讲法,但是,他们和刘海粟一类的都有个意识上的问题,我只能说,他们站在了文化交流的先头,做了努力和贡献。然而,放胆了直说的话,不咋地,不像吹出来的那么高大精深。这又和世俗情怀和传统意识有关了。话题可以很大,我不想多说了。你是行家。这其中,吴冠中是最具独创精神的人。这点对我来说,铁板钉钉。
你最后的话是个非常守中的说法,非常正确。历史宏卷必须全面和具有深度地了解了,才会有更加全面的理解和讲述。不容易。这也许就是交流的好处,可以增进和补足自己的不足。
有机会再聊了,谢谢你如此中肯和厚道的交流。祝好~!
回复 张泗洋 2015-8-4 03:06
友此文感念甚多。唯对父的笔有此多情,不免给人睹物思人的轻叹,对于微信的纠结不是件明智之举,但也无妨、己性之好。微信有它的独到和进步,就如网络单气设备。一切谁会想到今天的网络+把所有的一切都如此实现,并且切生生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习惯。当然新生的或者老旧的,甚至约定集成的,一切不都是如洪水猛兽般让人痛恨的感受,有时你会爱恨交加,比如他可购物,通话不用钱、留言发表博客等等……关于韩天衡你们还真的说对了他只是个拿刀的,关于笔墨就不入门了,别说绘事不行,更高深的书法就更不能深谈了。但风趣的事在中国一些官员也都成了书画协会的管事的或最高的头衔,搞得我等专业从事此道的只能破帽遮颜过闹市。暗地里把吴冠中骂书画协会和国家画院如妓院的愤慨当成咒符藏在心里安抚不平静的方寸。但现如今那些人活得仍旧有滋有味,占山为王!好在老习上来也痛打了一些现象。对于王铎我倒不敢与兄苟同,对于王铎的猜疑就如我初学绘画时见到梵高的画,起初认为他就是个“球”的感觉,随着阅历和自己的成长后才发觉原来梵高的画高超,不仅在与它的色彩他的方法和他的流派,而在于其的阅历,感官和深层的社会时代背景以及那个时代的艺术,他是难能可贵的。于是乎他又成了我顶礼相拜的高人,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也像毕加索一样同时认可东方的浮世绘和浮世绘的祖先唐朝绘画才是真正的艺术绘画。他们都认为艺术来自东方(中国的画形式),而非西方的叹息。其实又有谁知道他们一个是崇拜红色思想的布尔什维克的理想主义者毕共党,一个挥拿刀割下自己耳朵的梵高人呢?别人骂赵体字骂的不是他的肩架结构,他的书法艺术之所以能成为四大流派,因为人们误会了赵孟頫丢弃了祖先宋室皇族的骨气。骂他在元代做了官。研究透了赵孟頫的生平后才发觉赵并不是那样,而是他迫于时势、要利用在元的为官把宋的文化传承下来而不至于被取代。了解这些你就会知道他的骨气在于他的行动,而不在于对抗。宋亡了国,但如今再也没有艺术文化能超越宋代或者忘却宋代,也许这与像赵这样人有关吧。我们当感谢他,好在很多人不知道这些,又给了我们许多客观。看见赵的字就是喜欢,就是正派,倒也从某种角度很公正地给了他一个楷书四家颜柳赵欧四大门派的头衔来。恰恰明末清初的王铎和傅山等人就是那个骂赵可能最多的人,他们认为对前朝不能背叛。当时王铎和傅山极力恋旧前朝也是我等当钦佩的!这是他们的气节,他们认为书画家也当有国格、人格、骨气,所谓书画同人品。也并不无道理,但我觉得当现实分析才对一个书画家或者艺术家的公允态度也!
回复 今又是 2015-5-9 10:16
纽约桃花: 久日不见又重逢,顺祝老友夏安好
谢谢,也祝桃花阖家万事如意!
回复 纽约桃花 2015-5-8 11:02
久日不见又重逢,顺祝老友夏安好
回复 今又是 2015-3-10 12:37
夏中华: 问候今又是!
多谢夏先生。问好!
回复 夏中华 2015-3-10 07:36
问候今又是!
回复 今又是 2015-2-19 11:19
niuniu1924: 新年好!刚刚从父母那回来,这是新年第一次上网。给大哥拜年啦!来时我还在想大哥在哪充满着异族文化遥远的他乡拼搏奋争的这些年里,曾经度过的那些佳节思亲的时 ...
非常感谢。想到你的,昨儿整天都在发送消息了,电话也几乎是打个不停。有的发来长篇文作也要看。不能负了人家的。有空我跟你联系。祝好,拜年了!
回复 今又是 2015-2-19 11:18
将军墨:   
想跟你讨教有关笔纸章印和行笔的手势呢。我在琢磨,觉得手腕使用上会有一番讲究的。接下去我要进不少各类的纸张,包括扇面之类的。给点看法和建议?谢谢。祝将军兄苍劲、豪迈和耿耿照造!
回复 niuniu1924 2015-2-19 09:37
新年好!刚刚从父母那回来,这是新年第一次上网。给大哥拜年啦!来时我还在想大哥在哪充满着异族文化遥远的他乡拼搏奋争的这些年里,曾经度过的那些佳节思亲的时刻.......好在这个年节就是给我们回头笑看过去的时刻。摆弄过去苦涩的记忆可能是我们面对未来的精神财富,使我们更具备信心和勇气面对接下来的人生。祝大哥一家身体健康!另多嘱咐一句;要重视保健身体,要找个安全的运动模式出出汗水.......
回复 将军墨 2015-2-19 07:25
  
回复 今又是 2015-2-18 12:38
qqqnyc: 笔走龙蛇。祝 今兄    羊年吉祥!
谢谢酒兄一贯的温而雅雅!谢谢你一路的美好和通畅!祝春节快乐!
回复 qqqnyc 2015-2-18 11:44
笔走龙蛇。祝 今兄   羊年吉祥!
回复 今又是 2015-1-28 22:37
shiling: 你自己撸吧,撸爽了,再把你撸出来的那些东西摸你脑残伙伴一脸,让他们也兴奋一下。
                       ...
不吭氣了?!
世界上就有你這號怪類,把自己弄得醜陋和下賤無比,然後貼近你所想要詆毀攻擊的人,以便弄髒別人去完成自己,在惡劣和噁心中找到你醜惡的滿足。一個天大的荒唐裡,你不嫌己丑,還無比地來勁。你靠什麼去傳宗接代?
知道什麼是徹底的骯髒和無比的下賤嗎?你在鏡子裡照著自己就看得清了,那是一個你最能看清自己的地方。我給你指條路。也是為你和你這類荒唐的莫名人,打一個烙印。以免人家被你無形間給噁心了,弄髒了。
回复 今又是 2015-1-28 11:41
shiling: 鸡虫也敢评虎贲,螟蛉居然充大个。你想笑死俺啊                    

你哄那些脑残比较拿手。要逗俺开怀大笑,凭你想和 ...
一篇涉及写字的文后面,你又来,初始装得还可以,接着立马不要了脸,将自己画成如此模样!一个耐不住龌龊往外冒的人,除了中文网,你平时其它地方也一直这样行走而引以为得意?那个封你为连长的人,一直在倡导透明和公正,将你交给她法办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惩治手段?能否还网站和世界一份真正的公正。还是,继续一面倒地装作不知?开化妆舞会啊?蒙谁呢?作践了自己算好玩?
回复 今又是 2015-1-28 11:33
shiling: 你自己撸吧,撸爽了,再把你撸出来的那些东西摸你脑残伙伴一脸,让他们也兴奋一下。
                  ...
除了将自己弄成卑鄙至无极。你还会什么?在公共场合里可以下贱到这般而没有丝毫羞愧的是什么样的一种人?这恐怕不仅仅是一个人要面对的问题。
回复 今又是 2015-1-28 11:23
shiling: 鸡虫也敢评虎贲,螟蛉居然充大个。你想笑死俺啊                    

你哄那些脑残比较拿手。要逗俺开怀大笑,凭你想和 ...
又开始玩空的,白说一句就开始半空里打转?不知羞耻的人间败类!
回复 今又是 2015-1-28 11:21
shiling: 你自己撸吧,撸爽了,再把你撸出来的那些东西摸你脑残伙伴一脸,让他们也兴奋一下。
                       ...
如此下贱的一个人儿,没有丝毫的羞惭,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离奇的还有,有些人乐于与你为伍不亦乐乎!民族败类,到处还要大谈民主自由和公正。卑贱一族!
回复 shiling 2015-1-28 11:03
你自己撸吧,撸爽了,再把你撸出来的那些东西摸你脑残伙伴一脸,让他们也兴奋一下。
        
回复 shiling 2015-1-28 10:53
今又是: 你很好玩。我就不调侃你了。我好奇的是,当初你跨海到此地与我对仗。那时,其实可以共织一份美好和快乐的。后来我发现我太善意和无防备了。而你们一伙是玩惯了这 ...
鸡虫也敢评虎贲,螟蛉居然充大个。你想笑死俺啊           

你哄那些脑残比较拿手。要逗俺开怀大笑,凭你想和沙翁穿一条裤子这种东西,俺还真笑不起来。
回复 今又是 2015-1-28 10:32
shiling: 哼哼,就那种东西也能自傲傲人,真是无语。告诉你吧,怕伤你自尊,不告诉你吧,你早已迷失。好在看到你还练字,自己去悟吧。

说道练字:学爬、学滚、学扶、学摩 ...
你很好玩。我就不调侃你了。我好奇的是,当初你跨海到此地与我对仗。那时,其实可以共织一份美好和快乐的。后来我发现我太善意和无防备了。而你们一伙是玩惯了这套把戏的。要砍文的那是你当初提出来的要求,另外一位要侃法律和哲学的,先搁下不说。就说你,至今不服还不明事理。因为,我从来不要赢的人。但是我看不惯你们的狂妄。说哲学的不懂逻辑,我小设一局,几个人就全部出局了。我不说的,大家心里明白就好。再说了,我还有个心思,都是读书人,留足了面子大家过得去才好。没想到的是,居然让不过你们一伙。
好了不去夸大了。单说你,你挑战了我,口气咄咄,我无奈应了你,一式我替你做成八式。然后问你是否轮到我了,你说是。于是我出了五字一句给你,你两年里都没对出来。我可是许你三个月遍寻高手的。
你别送我什么歪句。你一个歪了心思的人,出手间有意无意地都流着低级和卑贱。不是吗?最后你留的句子你再去读读看?别跟我假装什么。我不想成为你的敌人,但是,你别在我面前装大拿。就你们现有的帮伙里,我看不见什么像样的人物。而且我还没把人格和品德包括了跟你们说什么大德善美。你们才不在乎呢。你在乎吗?如果在乎,自己亲手造了模样俊俏的东东来,如果是好,我就加赞。告诉你,这就叫胸襟!
123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