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http://blog.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鸡零鸭碎五十六:秋时感通,如此来去》

热度 13已有 3710 次阅读2017-9-3 12:11 |个人分类:鸡零鸭碎|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鸡零鸭碎五十六:秋时感通,如此来去》_图1-1

玛雅人会问:只是不清楚,这个图示成制于2012的前还是后?! 今又是语。


(一)
云亦淡,风亦远,柔柔的光线丝毫没有辜负了蓝天这一季里款款的嘱托。我也不意去扰动,“就一飘我自云慢”(出自自家手笔《寻梦园》),随其惠厚了。

不止一次地试想,以可有的惠存秀丽壮美出生命的珍贵,却每每地发现,如此地无奈。无奈里,内中的感受依然浓厚,还不曾有过丝毫的幽怨,去责怪真挚始终内未曾遁去的无知。无知并不一定等同于无晓,只是对于现实无际的宽厚,无法一眼彻尽,一语述全。感知和认识就是如此交汇的,我对觉悟如是说。

(二)
这又是个长周末,连理的一团是生活的繁琐,成串地挂在时日上,随风轻许。便要次第了去做的,却不愿违了原本的初衷,扭拧了去践。

微波炉光转不热了、底层空调启开不动了、水池打碎机默不作声了。。。。。。都是事,和优致典雅无关、与娴舒畅然不等,却楞瞪着白眼,申请着修缮。像是一把的时间优厚地在手,入手而为时总会发现,现有的时间不够用。又如是,盗也似地截了我,剩下几许归在我,许我入时会季了“一飘云慢”?

那帖有一说,汇编后示如:“豁空竞常,守寂默感”,是以通?宁愿相信:“神不踰年而降已”,这也许就是灵飞的关照嘱咐了。学以贯通,知而闻达就是我的领悟了。

瞧,思绪落入文行时,便是如此躜动的,只要人不在事实的面前,假作了自己。

(三)
状元笔之七狼三羊,大约被我写残了:峰毫不整、柔度渐失,依然不肯弃了去,缘故有二。一,写字要出精神气,就于是,毛渣了不齐、横竖里不整并不要紧。与清爽利落离了几分,却不碍,季风走过,大气横秋!;二,是那笔儿的漂亮,不忍舍弃的。拿它做小楷行书,还是够用的,何故“弃如敝履”?

也是,当初买笔时便是个洋盘,时有差错也是难免。不怪自己的,就因为自己买得真心和真诚。买了些写开了,逐渐多少懂了些,再进新笔时,相对错误就少了。着后期进的笔,多数都是“天下豪杰”,于是只有乐怀的趣,不曾低眉揪心了。应着了“豁空竞常”的教诲,不会误了“感通了”。

古时有一说叫五神三宫。单说三宫,也近如今下的三观了。三观通了两观了,也就是了。我不在乎那第三观的,因为在我,初起之时,它就在了,何故旋踵移步,走岔了道?安了心,楼亭放眼、宫廷信步就是了。算是气度!

(四)
美国放假,也就那回事,外出吃顿饭,看个电影,或者浪舟溪上,笑言放歌。。。。。。

如今也是没得好的电影可以看。去赶场其实就是个放松的消遣。从不指望过后心满意足。电视剧好的到不少,于是看了些,得以平衡。

不是还是看了吗?七挑八选地捻了个《风河》(《Wind River》)是个错,因为看那广告上男主角的脸,错把主角当作《Take》里面的那位了。

儿子又出怪,要去别家电影屋。说是连看电影带吃饭回家就可省顿饭,一家人就被他开车七绕八弯地带去了电影屋(Movie Tavern)。说是电影票有优惠的,其实依然是原价,所谓的饭菜也就是快餐似的美国饭,一份加饮料约是25刀;影院里灯光暗得很,于是是,瞎点了瞎付,瞎吃了回家。

这部电影也是个平常货:简单的场景、朴素的线条;没有特别的好、也没有特别的不好,纯粹用来没看也算看了的没所谓。

好处只是沙发大,还可调控,其它也就没啥了,一间很一般的电影院。不说也罢。

其间儿子压低了声音问起我,那具雪地里的女尸是孩他妈吗?是个啥铺设?答曰:不是孩他娘;这是个分岔点,起码分出两条线,外接一些个反拉(归在。Flashbacks)。出来后我补充说,电影的导演和编辑要么就是算着投入计收入,生硬地聚拢了可有的扩展;要不就是本事和能耐有限,无力扩张。这电影没什么大艺术的讲究在其中,一碟“排挡小菜“而已。

牛哄哄的《战狼2》电脑上看了。结尾的力度还行,比较适合大群人,你不能想着艺术去写说评论的。愿说愿写的,大约会有两类人:职业评论家,片子好坏都要写的,那是工作;其次就是无事者,总要嚷着写点说点的,于是就着方便随便了。也有人将《战狼2》和《敦刻尔克》平行比较的。也是种必要或是无奈的拉扯。不同的人不同的讲述,要比还是较难的。就是比了,两部电影也就是对时鲜货,之外在我可有可无的。

《敦刻尔克》电视上试着看过,三番五次地总算进去,看到四分之一时,再也走不下去了,于是没法论说了。就当没有发生过。反正,这类事情常发生,见多不怪了。

(五)
影院出来回家,也就是十五分钟的车程,儿子倒是聊开了,说得是时间二字。

我一直比较欣赏老大的思路言路;也很赞赏小儿的“促剋和幽默”。共同里,他们都是开怀的,也很幽默,对此,我很开心的。

打小,所有书本里,童话和幽默一直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如今我看得见当初的好处了,心里说:还好没有漏了此二路,不然定会懊恼的。

闲篇是,移居美国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了。接触过许多不同族裔、不同身份、不同生活场景里出来的人,就发现,我们老中相对来说不算很幽默。好多场景里,都是一本正经的多,你很难在一家超市、一家诊所、一处修车房或一家餐馆里看见互惠的交合里诙谐和幽默带来的欢悦。我不一定全对,但是,这是我很久以来的观察结果,也不想用来点指谁,而是早就注意要在孩子的教育里打进这一课。如今,我有些许得意了,因为我看得见孩子将会因此,终身得益。

孩子的教育里,另外一层我注重的,就是非名非利的一份刻意:是人,尤其是男人,这风度二字要刻在骨上,浪于行骇的。而风度之内,最要紧的就是恢弘的肚量。人生啊,大气二字是个很难得的物是,持有和兼备了,也许不能助你功成名就,但一定可以助人生畅悦美好。

再说时间。老大笑说了宗教和科学。说的依然是时间,却是开了两条线。这就有点意思了。宗教和科学有个通病:假定和预设了时间的起点和终极。不严谨?宗教和科学就是不严谨里的严谨,从自然落入人文里,必有的或缺。人的认识能力和认知的水准无一不在这样的假设预定里行使职能。

神职人员和科学家都会预言。神职人员的预言其实是个假设的代言,不过是,从来没被主上通过任何形式实证过,比如天堂和地域(还有中间的那个去处叫Limbo-“永狱”---今又是译),不说也罢;科学的预言基于人类知识的总体实践和这个实践所产生的知识积存,它也受着人为假定和预设时空域的限定。太空船即将飞向太阳了,知道,那能为人类带来对太阳尤其是太阳风暴对人类现实生存和未来的影响的最新认识。也许,这样的认识可以帮助人类在一定可许的条件下,程度里预备了去去除和减少灾难和损失,但是,它无法带来太阳风暴在一个时间点上完全毁灭地球的解决方案。期待科学家找到解决方案是个伪命题,而指望科学家在亿万年的时间跨度里替人类找到逃离的途径和去处,更像是个极端荒诞的“天方夜谭”。那会是,一千零二夜里才有可能被持续的童话。

无事不妨多说些。

宗教以基督教为例,万物起始于上帝之手可有错?好,这就预设并定下了万事的“起点”,人生是个生灭的过程,死后地狱和天堂的共同点就是两个不同的永恒,断然于什么呢?一个人一生的行止,于是,终点也被定样。问题来了,公元两千零十七年前的那一切由谁来定?由此,那个被假设和预定的时间点得被质疑然后更改了。因之不存安有果尔?这是一般的常识逻辑。

科学家能够帮助上帝解惑吗?显然不能。至少,人类近代科学走至今日的巨匠旗手如爱因斯坦,没有走出这个怪圈,一个人类总体认知的怪圈。

今又是《鸡零鸭碎五十六:秋时感通,如此来去》_图1-2

一个类似好奇的探究。  语:今又是。


又说,假定太阳风暴预测船大告成功了,第二艘更为先进的太空船开始发向离我们最近的黑洞或虫洞,我们就能知晓人类的命运和求生的方式了?看似很远的话题一旦如此被拉近,我们基本可以断言,绝无可能。且不说,其它诸般的缘由如人类总体无可自我制服的、自孽式的欲望和贪婪更早地摧毁地球的伟大潜力。

无妨假设了,众多科学家的无私和公然,还得反转了问:那一小部份最为前出的科学人,是否愿意拿出那巨大费用中极小的一部份来解救自然贫弱里挣扎的同类?答案是,不会的,而且他们可以假定和预设出更多更大的理由来不这么做。指望他们这一类的为全人类找到避过毁灭的途径和去处,作梦吧!到时候,逃离地球至太空领地的飞船上,不会有你我的座位,请相信。

科学的依据是人类的共识,然后做成知识的积累和知识的效用,应该用在哪里呢?好像是,是人都会轻易地在这道选择题下,找到正确的答案,可是呢?

科学家自然附属在科学的理念、科学的精神、科学的发展和科学的作为上的。很可惜,这只是一般意义上的灌输和理解。

网上我们见过太多这样的人,成日价为鸡毛蒜皮打群架,一帮应该具有较高意识水准和道德品格的人画得是那样的一幅图画,以致更多明事的人以后很难被假设预定了去再多相信他们一次。吹牛谁都会的,可是不管用。爱扯不扯的,论路数和道行,和菜市场里斤两必争的零碎本底内差不太多,或许就是同类。

一加一算不算科学。在我,这不仅算,而且是一切科学认识的基本。落在时间上,六点中加二分也就到了六点零二分,关键是,那个六点不是原来的六点了,可以是这二分后那个二分的起始点,源于计算的设定和必要。高处看去呢,这一切的计算都是人类的总结,也是人类在对比宇宙时间或漠然于此后既定了的时空域。由此有新一类的科学家通过反诉试图展开另一种解释,时间本是固定的,也或可以说成是,假如时间是静止的,人类如何来重新预设和假定现有的一切?

好了,我不是个科学家,无法代劳;我想说的只是,我非常幸运地没有成为理科生,所以我不在乎可以被假设预定后,可以计算出来的结果。我的幸运还在于,我离科学比较远,可以不受鲜知和荒谬无尽的干扰,直到,科学家们能为人类无极的命数计算出和找到切实可信的归宿。以实为本向来还是不错的,总不能常被假象包裹着,信誓旦旦。

不知道我的孩子在理念上受我影响有多少。有很多事上,我想他们比我自由和比我更有时新的见识。倘若敞开了还能开怀一笑,就算可以了。

两个时间点中存在了你我,那是一个真实被既定了的过程,这才是唯一真实可靠的存在。其它的,交给信徒和学家们撕咬吧。

我们一路回来,两个孩子突然又大声笑开了,说的是,他们很奇怪世上绝大多数人厌恶和不愿死去的结果。他们认为这是人类最大的荒唐事。他们的观点是:生来就为死去的,为何倔着、哭着、嚷着不肯离去。上帝业已死去,那许多追随者凭啥逆反了行?哦,因为还有其他的说法和解释。他们不反对我也不反对,只要你自由地觉着好,也就不错了。如此清淡,其实道理很简单,不管你如何认识如何理解如何诉求如何挣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除非,除非你更看重过程的现实、过程的价值和过程的意义。不都说应该现实点吗?不如如此干脆了,至少可以不去胆颤和惊恐,误了一生。

(六)
一位好友上月来电:你辛苦了,不如回国渡个假吧,费用全部由我来;你的一位老友前一年电话不接,人好似消隐了。

感谢这样的朋友还能如此惦记我。感激就是了。至于那位老友的“消隐“,我也不好凭空猜想所谓的可能。国内高层,尤其是金融领域,做事难,且风大浪高,不被卷进去是要自身强的。事在人而不在我,我如何猜度?

我给好友排列的可能性是:退了;升了。无非此两种。

好友托我件小事,要当年沃顿我拍的一些照片,所幸都还在,抽空拷贝了给出就是了。她,非常开心了。由此又生了好奇心,上网查阅老友的去处:此兄没退出,被重新任命了。真是绝好的事。是否属于升迁,不太懂,离开国内久了,就是不懂内里了。但是我知道,举国闻名,天下一流的金融企业里做舵把字,心气、胆略、知识和能力肯定都是没问题的了。这我说了不算,国家重点培养的人,能走到今天,都是经过反复考验过,要靠业绩说事的。

只要和权杖说起这一对夫妻,权杖总是感慨的。对他俩的评价一直就是最好的。还记得前些年回去,此位老友的夫人言语中的大气和慷慨:若回上海有事,孩子顾不过来,送我这,你们可以一百个放心。和她不熟啊,虽然她是朋友的夫人。我的内心感到和深动(不是生动)的感佩,心下知道,没有朋友平日讲说里的抬举,我们何德何能得此厚待?

“逃离曼哈顿“时我就想定了,之后没有更多或者无有丁点外在联系的日子我认了。旁人说我无有大志没得花头缺了雄劲乏了胆气随便了,我不在乎了。自家的事,自己知道;自家的田,自己种自己收。这点我是非常确定的。

丈母娘和小姨子听说我的近况都赞许说,不得不承认你看得很远,决心毅力不同旁人。怎么说好呢,我也没有大本事,但有关的一些所谓的家里大事,我是不说的。信奉,会说的不如会做的,而我,只做能做的,好高骛远不是我的菜,尽管,童年的梦想、年少的理想、时下的希望从来还在,不过是,我更加注重现时也即人生那段被称为过程的经历了。不去跟之外任何人多讲什么了。就跟儿子说,要做泰山顶上一青松,老子没啥多想的了,你们俩小子通向未来路的起点我已说出,都替我狠狠地拿下。说当年,从中学到农村,从大学到单位再到纽约,我一直就是一等一的,我也不求你们如此这般,要只要你们是条汉子就亮剑,再苦再累不出声,这才是我想看见的风景和回报。

他们说,放心,我俩一定会拿下!听完我就感动了,也是,男人再年少,也要有股子精神头,风发意气了,才见样态和气度!就为他们祝福了。

“希望总在回忆中呼吸”。这是我年少时写下的诗句,所幸,放在今日还见文境语味,可以莞尔了。

祝各位长周末快乐!



注:关于宗教和科学的讲述,不一定是科学的,但一定是宗教的,有一个时空域也供人去的。那个去处就是常人鲜知的“永狱”(英文:limbo)。按说是,专给不好不坏的半吊子们安排的死后的去处。

今又是《鸡零鸭碎五十六:秋时感通,如此来去》_图1-3











鸡蛋
9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回复 田螺姑娘 2017-9-26 15:40
先生说你没有大本事   大才又远见 那是大本事呀!
回复 babybaby 2017-9-26 06:07
“希望总在回忆中呼吸”,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在金秋欢颂的美好时光里,很久没见您的诗文了,诗人先生赶紧来一首!
回复 今又是 2017-9-5 18:51
新兰: 内容丰富哇,下次接着细看!问候老友老兄!
谢谢,也问新兰好。祝金秋快乐!
回复 今又是 2017-9-5 18:50
tangzhx2017: 男人再年少,也要有股精神头。很欣赏这句话。
名利到底都是假的,所以想整点实在的东西。哈哈哈哈。谢谢,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7-9-5 18:49
天鹅公主: 装修辛苦,花园更辛苦,爬藤更毒,竹子更累人
别谈了,雇了人每个周末都在搞,这个星期继续。过了这周就大功告成了。至于花园,把我弄得气歪,我花了两千多在整,他们居然发信来说我违规(花园有野草说是),我每周都在打理的呢,那些出头的是花唉。搞不懂他们还要被迫去解释。
是,竹子很烦的。就怕惹了隔壁人,弄得不开心。花园种竹子,要打厚两尺以上的沟,然后塑料隔离和水泥阻止根须乱窜,不及时剪呢,搞不好邻居吃饱饭没事打小报告。所以我每种。
顺颂,秋安!
回复 新兰 2017-9-4 21:01
内容丰富哇,下次接着细看!问候老友老兄!
回复 新兰 2017-9-4 21:01
内容丰富哇,下次接着细看!问候老友老兄!
回复 新兰 2017-9-4 21:01
内容丰富哇,下次接着细看!问候老友老兄!
回复 tangzhx2017 2017-9-4 00:42
男人再年少,也要有股精神头。很欣赏这句话。
回复 天鹅公主 2017-9-3 22:20
装修辛苦,花园更辛苦,爬藤更毒,竹子更累人
回复 今又是 2017-9-3 13:25
無心者無痕: 沒辦法,只能借用“高端大氣”來說說讀後感了。長週末愉快!
原本要说的还很多,无奈要去花园打理了。省去不说了。你说俺辛苦不辛苦?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7-9-3 13:18
沒辦法,只能借用“高端大氣”來說說讀後感了。長週末愉快!
回复 今又是 2017-9-3 13:10
無心者無痕: 如嚼甘草般的享受:“又如是,盗也似地截了我,剩下几许归在我,许我入时会季了‘一飘云慢‘?”,在下不才,也最多只會 “無祭之祭”,而季去季來季之難盡,不 ...
似乎看穿了所有,其实多半没看透,自我努力着就因为了解了这点。也属无奈后的不馁吧。
多谢无心。问好了。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7-9-3 12:57
如嚼甘草般的享受:“又如是,盗也似地截了我,剩下几许归在我,许我入时会季了‘一飘云慢‘?”,在下不才,也最多只會 “無祭之祭”,而季去季來季之難盡,不禁感嘆難已,老今,項背漸稀何可堪!!!竟然有沙發可坐,清茶一杯,慢慢品來味未季......謝謝分享!問好秋安!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7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